各位尊敬的来宾,媒体朋友,大家上午好,很荣幸今天有机会在这里跟大家见面。我跟银行打交道也有十几年时间了,这十几年里我们聊天的话题都是涨幅怎么样,系统的运营怎么能再稳定一些之类的话题。而这两年在和供应商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发现整个话题发生了转变,从业务部门到科技部门、从科长到处长到行长,聊天的内容大多围绕一个词,那就是“创新”。是什么事情促使银行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话题变得这么集中?我想大概是从2012年-2013年期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元年,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互联网公司,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BAT,他们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腾讯,从红包到转帐到理财通甚至到微粒贷。他们在从场景到支付然后到理财,这都是他们在做的事情。从场景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互联网公司在各种业务上做的场景已经非常融合了。支付宝其实已经成为了个人支付的一个窗口。大家如果想到了要做支付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用支付宝、用微信,他不会再想到另外一个专业的东西来做。支付宝里有支付通,有医疗,有所有的支付场景。他抓住这些场景以后,其实慢慢得就可以了解我们个人的数据行为。

2016年四季度有一个数据,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腾讯和阿里在个人支付的笔数上面,大概占比是92%。银行也有做个人支付这块业务,有个银行做了一个某某钱包这样的产品,我在数据上面看是百分之二点几的占比,但我知道,他们的团队非常努力得在做这件事情,银行的这个团队,为什么他们的支付占比很少呢,其实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突破点,客户想不起他们。

所以说银行现在要想在个人支付这块要再创新,再切入这块领域,是非常困难的。前一段时间,我们四大行和BAT又做了一个合作,BAT加入京东,做了一个补助,我觉得是一个极具前瞻性的合作。但从媒体报道上来看,大家有一个说法是觉得在这样的合作下面,银行变成了通道。其实对银行来说,还有很大一笔业务就是对公业务。银行整体的营收,绝大部分是来自对公业务,但是银行在对公业务上面,要想创新,或是在一块领域上面提高持续的竞争力,不外乎两块内容:开源和节流。银行要做开源的时候我们要去看从哪里部署做开源的事情,从银行跟客户划分的角度上面来说,可以分为超大型企业、大企业、中型企业、小微企业等,而我们这方面分类得比较简单,我把超大企业、大型企业、和比较偏大的中型企业都归作大企业。比较小的中型企业有小微企业和商户,都叫中小微企业。大企业也有可能是我们开源的方向。

我们来看一看大企业有什么特点。首先大企业的资金量非常大。大企业少,数量少,钱多,好服务。我们去开源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瞄准这个目标呢?分析下来之后,银行没有优势,因为给大企业服务的银行太多了,甚至于一个大企业的楼下开几家支行。而中小微企业和商户,其实还应该是我们银行开源的一项,他们的资金没有定价权,银行以前是不太愿意给这些中小微企业服务的,因为服务成本太高了。在我看来,银行应该从开源的角度上面去做中小微企业的服务。

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多开网点,多招人,这个事情跟我们的企业理论是相悖的,从节流的角度上面来说,我们要尽量缩减网点,缩减人员,把我们的网点能够高效率利用,也就是现在很多银行提的“大零售”,这个对公业务,实时共享中心,把业务集中到某些网点去办理,剩下的网点,来做一些跟零售相关的业务。

在这个基础上面,就要求银行,还要做到在节流上一定要有新的渠道。也就是说银行除了要有网银、柜台,还需要开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新渠道来给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此外,我们要有新的银行产品。

昨天我们在会场上看了看,感触特别深。STM现在动作非常快,银行在不停的发展,但是,STM这类东西,说实话并不是客户来使用的,而是银行的产品,有些银行不想让我们的客户在柜台办理业务,所以我们给他提供了自主设备,我们还需要提供能切中中小型企业痛点的新产品以及新服务。

我昨天下午听一个工总行的领导在演讲,讨论的是关于他的互联网安全,我感受特别特别的深。银行的创新其实非常难,特别在对公方面,因为对公业务是一群人说了算,而且安全性要求非常高。

从2013年,我们就开始跟各个银行交流: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建设银行和农信社等。在2015年底,2016年初的时候,我们的对公业务的创新落地了。这是一个基于底层的安全平台,所有企业内部的业务、支付、数据都是安全的;第二我们构建了一个基于移动互联的通讯平台,用这个通讯平台来保障企业之间、员工和员工之间、企业和企业之间、企业和银行之间所有交流沟通的畅通。在一个安全平台和一个通讯平台上,我们开始构建基于对公业务场景的应用。首先我们做了离线业务在线化,就是我们银行常说的“离柜”,这并不是说我们把银行客户推到银行门外就叫离柜,而是把银行和柜台延伸到企业端去,相当于把柜台开到企业,让每一个企业都能享受到银行提供的服务。

举个例子,比如说数字支票。支票的载体是纸张,这个概念决定了他在办理的时候人必须到银行的柜台办理。其实多年以来,通讯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纸张的载体其实也是可以不存在的。基于这个理念,我们去银行开发了数字支票,整个支票的流转都是无纸化的,在流转过程中,我们也加入了二维码的技术,甚至于加入了区块链来做这件事情。

第二点,我们提出走向全员。银行以前在给企业提供服务的时候我们银行的服务到达的是企业的财务部,并没有到达企业的全域,企业的法人可能在我们银行留了一个电话,但这个电话打过去的,有的接了,有的不接,这样就会有局限性。一个企业的支付数据,你只能管到我这个企业支付了多少钱去,但是我为什么要支付这个钱你知道原因吗?而当我们走出财务走向全员的时候,我们会知道企业的业务流是什么。再小的企业,花钱也是要审批的。我们会把企业的业务流和银行的支付流打通,我们叫业务流的对公移动支付。

第三,我们要围绕故事场景来打造金融服务。我们从一个企业的经营行为举例。比如企业花钱去采购原材料,采购完原材料后,我把这笔钱支付出去,我的原材料的供应商应该给我开发票,开完发票以后,他需要把原材料给我送过来,那么这两一个叫做发票流,一个叫做物流,这是一个完整的企业应用场景。所以说我们不仅要有业务流和支付流,我们还需要给企业提供发票流和物流。所以你可以做这家企业的生意,做这家企业的供应商的生意,你甚至可以帮助一家企业,给他的原材料的供应商电子付款,因为你知道这家企业的经营状况很正常。这个打通以后,银行在整个给客户提供的服务上,会对客户的联系非常高。我们之前大概2016年,在一家比较好的银行做了这块业务,他们整个沉淀的客户和沉淀的资金数量是非常巨大的。

第四,银行还要经营信用,消灭数据荒地。这不是说要拿到企业的经营信用,而是银行要很好地经营客户的信用,要分析客户为什么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点,支付这个货款数据或采购物料,为什么他在5月份采购的量会比4月份采购的量大,是不是这家企业,即将从一家小微企业往中型企业发展。最终我们会做到公私联动。我的银行看似是在做对公业务,服务的是中小微企业或者是大企业,但同时我又在服务于这些企业的员工。我们可以通过代发工资,知道他每个月资金的使用情况,甚至于给企业员工提供理财服务,提供信贷服务。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现在有些银行已经在做这样的事情了。企业在花钱的过程当中,因为我们自己负责市场,负责销售,企业的销售费用在银行以前是管不到的。也就是说一个企业的销售人员,手机上面可能有携程、神州专车、定机票的App等。我们银行的业态这么多,为什么不能把这些东西都聚合到我们银行的App当中?比如说打开我的某某管家,我可以在上面订酒店、订机票、预约专车来接送、二维码支付等。这样我们银行从对公业务就跨到个人业务,我们成为了入口,这样就整个引起了我们跟银行在整体规划上面必须做的一件事情。

银行多年来在老百姓心目当中都是一个正面形象,所以说传统银行应该发挥强项,找到突破口,结合这些突破口做创新业务。其实不仅仅是银行业务,在我们的银行总行的政策领导之下,银行在对公业务和个人业务上,在创新上面要从一个跟随者到一个引领者,这我觉得只是一个过程和时间的问题。今天的演讲就到这儿,谢谢大家。